[无授权翻译][境界触发者/犬辻友情向] Apology

练习用


原文地址:Apology

作者:ARoneshooter


Summary:

他早就提醒过他了,但是他却没有放在心上,所以吃下了自己种的苦果。


这绝对不是故意的,这真的纯属意外。

是的,犬饲才不会故意这样做——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弄坏辻的小恐龙雕像,真的从来都没有,他知道辻有多爱他的恐龙收藏品。

但那是怎么回事?


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小恐龙雕像还安然无恙的时候。

一切都很好,天气很好,大家的心情也都很好。

抱歉,这句话说得有点夸张。

总而言之,本来应该是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的。


一个声音提醒说:“你不应该在这个房间里面玩这个。”

另一个声音表示不赞同地说:“唔~但是我还想玩……”说完又玩起了他的遥控飞机。

“前辈,别玩了,等下可能造成麻——”辻的话被陶瓷摔在地上打碎的声音给打断了,那个声音还在房间里回荡着。

犬饲看到东西摔落的地点后,顿时僵住了,一脸“要完了”的表情呆站在那儿。

他可能,不,不是可能,他绝对干了超可怕的事。


事情就是这样了,都怪犬饲没有听后辈的提醒。

犬饲僵硬而缓慢地扭过头,看到辻不说话地站在那里。

犬饲想:完蛋了……我是不是要狗带了?

但是犬饲没能狗带,辻什么也没干,甚至都没对犬饲发火。

犬饲有点迷惑,他试图说服自己:什么?等下……怎么回事?他居然没有生气,太奇怪了吧?!?!并不是说我想尝尝辻酱生气的滋味,但是自己珍惜的东西被弄坏了不是应该很生气的吗,是吧?!?!

辻还是沉默地站在犬饲背后。

犬饲想:他是惊呆了吗?

虽然犬饲没搞懂辻为什么会这样,不过犬饲还是知道一件事的——这都是他的错。


“辻酱~辻酱~!我、我真的很抱歉!”犬饲双手合十,鞠躬道歉,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啊,我给你买个新的,好不好?!”犬饲继续一边祈求着他的后辈的原谅,一边担心后辈迟来(或者根本不会来)的怒火。

辻还是开口了:“犬饲前辈……”

犬饲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瞬间紧张了起来,满头的汗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:“在、在的!”

辻指着地上碎了的陶瓷:“这个……”

犬饲对这个话题完全保持不了冷静,马上说:“那个、别担心!我一定会给你买个新的!”

辻避开了犬饲的视线,紧张地抓了抓脖子,缓慢地说:“不是,我是说……不用买新的给我。”

“哈……?”他刚刚是听错了吗?辻酱说不用赔,真的假的?辻酱那样说是为了减轻他的愧疚之情吗?不过犬饲当然不会因为这样就完全不感到愧疚了。

“那个是……你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,就是说……它也是属于你的……所以你——”辻的话又没能说完就被犬饲打断了,犬饲抓着他的肩膀摇他(自然是晃得很轻的)。

“哇,真的吗辻酱?原来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啊??”

辻点头。

犬饲一拍脑袋,懊恼地说:“哎哟这破东西,我这更不应该再买一个新的送你吗?!”

犬饲推着辻往前跑,一会儿就到了总部出口。犬饲对辻眨眨眼:“没事,作为道歉,我买三个给你。”

辻瞪大了眼睛,冷汗从他额头上掉落:“不,前辈,不用三个,一个就够了。”


ARoneshooter's Note

写这篇是为了鼓励自己(哭)

对文中犯下的错误感到抱歉,因为英语不是我的母语,也不是我的第二语言orz

评论(7)
 

© 小给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