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无授权翻译][境界触发者/辻犬辻] Old Love; New Love

辻犬辻无差 含犬→影/影仁 

练习用


原文地址:Old Love;New Love

作者:ARoneshooter


Summary:

他不会再爱他了,不过他可以重新爱上一个别的人。

(总结苦手!)



一开始本来没什么的。

喉咙痒起来的时候,犬饲没把它当回事。犬饲想,大概只是着凉了。

结果没过多久,犬饲开始有点儿咳嗽了,他依然没把它当回事。犬饲想,它会自己好起来的。

犬饲还没意识到自己生病了。

在总部的时候犬饲一般都是Trion体,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常,犬饲自己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只是当作每个人都会有的正常的小病而已,不过他还是吃了药。


直到他准备上学的东西的时候,犬饲实在忍不住咳嗽的冲动,冲进了卫生间。

犬饲的咳嗽变得严重起来,直到吐出了像是包裹了他血液的小花蕾才停了下来。

犬饲拿近了仔细看:等等,这是真的花蕾吗,认真的吗?!他把那小东西拿到眼前反复查看。真的,真的是朵和花生颗粒差不多大的小花蕾。

这时候犬饲才意识到自己怎么了——得了一种他之前不相信会是真的、相当浪漫但悲催的病:花吐症,一种一个人在追逐着求而不得的爱时才会患上的疾病。

犬饲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面前的镜子,低头看了看沾上了他的血的水槽。

犬饲咬了咬牙,叹了口气:“为什么会这样……”

犬饲抬头望天花板,苦笑了出来,嘲笑自己如今的槽糕命运。


虽然得了花吐症,犬饲还是如往常一般去了学校。他的咳嗽不那么频繁了,所以他至少还可以假装一切依然很好。即使有人问他怎么了,他也可以挂上他经常露出的假笑回应:只是有点着凉,喉咙有点痛。

真正的问题是,为什么他明明没有爱上任何人却得了这种病。


对的,他没有爱的人。

他没有……爱的人?

是这样吗?


犬饲把这种胡思乱想晃出脑海之外,他想,他总不可能爱上一个人自己还一点没意识到吧。


犬饲始终对自己的情况保持沉默。

没有人会知道的。

因为他不想引起骚乱,也不想让别人担心他,所以他不会让任何人发现这回事的。

好吧,还有一个很蠢的原因——这实在太尴尬了,求而不得的爱什么的,听起来就很可怜又搞笑啊。


如果犬饲能对自己完全诚实,实际上,他会知道谁是病原体,然而他只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。

那个让犬饲身体里生长着美丽花朵的人,没有人会比他更讨厌犬饲了。


时间过得很快,这真的很神奇,犬饲居然没能让任何人对他的病起疑心,安稳地度过了这些天——除了他的后辈队友,辻,不过辻也只知道他有着像是肺结核一样严重的咽喉病,而对花吐症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放学后,在去总部的路上,辻担心地问:“犬饲前辈,你真的没事吗?”

犬饲说:“辻酱~我好得不得了哟,小咳嗽而已啦。”

“骗人。”

犬饲只是一如往常地冲他的小后辈笑。

他们一路上喋喋不休地说着话,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犬饲在说。

走着走着,犬饲感觉比平时要更不舒服,他觉得太奇怪了,明明刚刚一切都还正常的。

当犬饲因疼痛无意识地拍打自己的胸部时,一切都变得糟糕起来,犬饲的身体失去了平衡,跪倒在地上。

旁边的辻惊慌失措:“犬饲前辈!”

在把头转向辻之前,犬饲从左边的店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画面。

他的眼睛不会说谎,在那家店里,犬饲看到了阿影,还有……

仁礼……

影浦队的操作员。

原来如此,痛苦的源头是他们啊。

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,于是犬饲的疼痛随着那两人的接近变得越来越严重。

“我没事……”犬饲看向伸手把他拉起来的辻,站好时,他对辻说,“谢谢啦~”。

周围的行人看了他们一会儿,看犬饲没什么事便又都很快回归到自己的正事上。

辻严肃地说:“你必须去医院。”

辻难过的凝视让犬饲有点不自在,犬饲有点生气,他讨厌被人同情。

犬饲又瞥了一眼那两个人,虽然还是很疼,不过他们越走越远了,于是也开始慢慢地不那么疼了。

“辻酱,走啦走啦。”

“前辈……”辻随着他的前辈的视线看了过去,在那个距离,他看到了……

B02队的影浦和他们的操作员——仁礼光。

辻想,他们在这里干什么?他没有在怀疑他们什么,毕竟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事。


辻跟着稍微走在他前方的前辈。

说真的,他真的很担心他的前辈,犬饲前辈最近看起来似乎非常阴郁。虽然犬饲前辈依然和往常一样爽朗,但辻知道那些活力满满的样子都只是表面而已——是的,犬饲前辈总是这样,这一点都不公平,犬饲前辈总是能轻易地藏起真正的自我,然后独自承担起自己的责任。

他再也忍不了了。

辻平静又带着点难过地说:“犬饲前辈,请不要再这样了……”

犬饲回答:“嗯?什么?”

辻不知道犬饲是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是在假装不知道。

辻咬了咬牙,毫无保留地倾口而出:“如果你不舒服,就说出来;如果你很累,也说出来,不要再把自己绷得那么紧了。我知道你生病了,所以,请不要再假装你没事。”

“啊辻酱~这一点都不像你啊,一下子说那么多话。”犬饲笑着说,“不过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。”

辻抓住犬饲的衣领:“你……我要你停下你那些假装一切都很好的表演,你这个骗子!”

“放开。”犬饲冷冷地说,他的表情变得阴冷,“如果我告诉大家‘我生病了,我很痛,请帮帮我’,那又能怎样?你知道那会变得很麻烦,我打赌他们才不会真的关心我怎么样,那些关心都只是形式。”

“他们当然会帮你。”

“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,我没那么软弱。”

“前辈,请不要那么固执。”

“闭嘴,结束掉这个可笑的话题,还有不要缠着我了,很让人讨厌。”犬饲恶声恶气道,之后便快步离开将辻抛在身后。

烦死了,我有软弱到需要后辈来担心吗?犬饲觉得自己太没用了。


生活依然在继续,犬饲的花吐症变得更加严重。他开始时不时地旷课,甚至有时候用各种各样的理由逃学。不过,犬饲还是会去Border的总部完成像是巡逻任务之类的事,但是他的Trion消耗得很快,不能保持Trion体很久——尤其在战斗时,犬饲非常庆幸自己在二宫队这样优秀的队伍里,他们总会很快地结束战斗。

然而,还是没有人发现犬饲“真正的”病——他的队友没能发现,父母因为在常年在海外工作,也对此一无所知。


犬饲站在镜子前,镜面上是他现在可怜的模样:脸上毫无血色,双眼红肿,颤抖的嘴唇和嘴角上残留的血丝。

犬饲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,他诅咒命运,为什么上帝要对他这么残忍,让他爱上绝对不会爱他的人,还要让他患上这可笑的痛苦的病。

犬饲能听到自己生命的倒计时声了,令人痛苦的和声回荡在他的房间里刺痛着他的耳朵。

一片花瓣,两片,三片……数不清的花瓣飘落进水槽,停不下来的咳嗽,犬饲又看到了如同最开始那样的花瓣,咳得最厉害的时候,掉出来的不再是花瓣,而是一整朵花——讽刺的是,那是一朵被他深红色血液沾染上的美丽的紫色的花。

矮牵牛。

影浦最喜欢的花,犬饲最讨厌的花。

犬饲低声嘶吼:“操。”

眼泪开始沉默地夺眶而出,沿着犬饲的脸颊流落。

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即使是在最难过的时候,犬饲也很少哭,但是这时,犬饲忍不住了。

如果他从来没有见过阿影低落的样子就好了,如果他从来没有见过阿影脆弱的样子就好了,如果他从来没有见过阿影哭的样子就好了,那他就不用遭受这样的折磨了——没有那些,他就永远不会爱上阿影,也绝对不会患上这该死的病,可以安定愉悦地度过这几个星期。

犬饲内心无比后悔,他的意识逐渐远去,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因疼痛而在尖叫着,全身的力气也都逐渐流失。

那些花大概早就侵入了他的肺,堵上了他的气管。

犬饲用力地喘气:“该死……呼吸不了……”

没过一会儿,犬饲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了,只能靠在墙边坐着。犬饲苦笑着,伴随着这不让他安乐的痛楚,等待他生命尽头的到来。


我要死了吗?

就这样死了?

没有和最爱的人说声再见还有道歉,就这样孤独地死去?


眼皮越来越沉重,犬饲在昏昏沉沉时,听到微弱的脚步声逐渐靠近。突然门被用力地撞开,犬饲被这一声惊得稍微回归了一点清醒。

犬饲想,会是谁?

犬饲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,他什么都看不清。

“犬饲——前辈!”

哦,是辻酱啊。

辻冲到犬饲的身边,轻轻地揽上犬饲,把犬饲的头安放在自己的膝盖上。

辻带着哭腔说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“嗯……辻酱?”犬饲轻声地叫着辻的名字,心想辻的膝盖出乎意料地温暖啊,太舒服了。

“我要给二宫先生打电话。”辻飞快地拿出自己的手机,立即拨通了二宫的号码。

犬饲说:“不要……”

于是辻的手指停下了动作。

“犬饲前辈,我们必须要打电话给二宫先生,这是为了你好!”辻哭叫着,眼泪从他的脸颊上滑过,滴落在犬饲的额头上。

犬饲依然坚持着:“别打给他。”

辻最终还是无视了犬饲的意愿,不一会儿电话便被他们的队长接通了。

“喂,二宫先生,麻烦您——”

“辻!住嘴,不然我会恨你的……”犬饲病得严重,声音嘶哑得几乎让人听不清。

“那就永远恨着我吧,只要你活着,我不在乎!”说完,辻继续和二宫解释眼下的情况。

犬饲无力地躺着,他现在太虚弱了,没办法打断辻的动作。

“混蛋……”犬饲抽泣着低骂,“我不管你要干吗了,但是拜托你不要让我们队以外的人知道……求你……”

辻点了点头。


如同辻要求的那样,二宫没有告诉任何人这回事,不过他打算给犬饲做手术,把犬饲体内的诅咒取出来。

犬饲本来拒绝了,因为他不想忘记他的感情,但是辻,甚至连二宫都在求着他去做手术。冰见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她不停地哭,大概也是希望他去做手术的。

犬饲实在没有办法再拒绝了,接受了手术。


二宫完美地遮掩了犬饲的缺席,本部没有人发现这回事。至于犬饲的父母,他们甚至都不在家,根本不用花心思去掩饰。

之后,犬饲那无法传达给某人的感情也随着那些花一起一去不复返了。犬饲觉得有点遗憾,不过他更多地是感到感激——他再也不用承受那些痛苦,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。

多亏了总是在他身边的小后辈救了他一命。


“辻酱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才好,不过真的非常谢谢你救了我一命。”犬饲突然给了辻一个拥抱。

辻被这个意料之外的拥抱惊了一会:“这、这没什么啊,前、前辈……”辻回抱犬饲,“这是理所当然的,因为我爱你啊。”

一不小心说了本来不应该说的话,辻在心里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
“哈?等下,你刚刚说……?”犬饲眨了眨眼睛,他刚刚是不是听到了什么。

“那个……犬饲前辈……”辻拼命地想着怎么解释,刚才犬饲肯定听到了他说的话。

“哈哈哈,不要那种表情啦~”犬饲把脸靠近辻的脸。

辻感觉到了在自己脸上蔓延的燥热。辻还没来得及说话,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贴在他额头上的温柔的吻打断了。

“OK~现在就先这样吧。”犬饲愉快地说,随后便快步离开,把目瞪口呆的辻留在了原地。


ARoneshooter's Note:

对文中出现的错误感到抱歉。

写得有点急,也有点懒得去修正orz

结尾有点急促也是因为我有点懒。

第一次没有在焦虑的心情下“杀人”;;;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写了花吐症




给给的读后感:

比较喜欢最后面那句:现在就先这样吧~

以及翻译犬饲说的话给他加各种语气词真开心捏> <

翻的时候有点着急 没有校对 中间划线那段没搞清楚到底是谁看到谁的脆弱

标题还是没想到最好的翻译 

P.S.一开始想的是《旧爱新欢》

评论(1)
 

© 小给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