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时行乐
目前是黑羽快斗至上主义者
不是认识的人都会移除粉丝(因为本LO非常杂食)

【无授权翻译】【快新快无差】Critique/评论

Story: Critique

Storylink: 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2960406/1/

Author: Eliryn

Summary: [DCMK] 一个侦探和一个小偷在博物馆的见面


来自十一年前的故事



“我们也许会交谈,握手,冲对方点头打招呼,但我们之间仍然有一道围墙。你永远是那个侦探夏洛克·福尔摩斯,而我,则永远是那个绅士大盗亚森·罗平。”——莫里斯·勒布朗


“看起来像真的呢,不是吗?”

工藤新一往毛利兰站的地方瞥了一眼,她正弯着腰仔细地看放在展览柜里那颗黄色的大钻石。“当然是真的啊。”工藤新一看着这块宝石说,“所以博物馆的保安、警察、还有之前那些抓捕基德的特别小组、你爸爸以及我,才会在这里。”

毛利兰直起身来,冲他笑了笑:“我不是说钻石。”

“哦。”工藤新一不以为然地说。突然,一个想法闯入他的脑海……“喔!”


“和我一起走一会儿吧。”怪盗基德一边用毛利兰的声音说,一边愉悦地走到博物馆别的展览处。工藤新一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跟了上去。基德穿过了放展览柜的展馆,穿过了门厅,最后来到了一个挂满了画的房间。他在房间里踱步,时不时停下来一小会儿欣赏某一幅画——直到他对这个房间没了兴趣。工藤新一跟着他离开了房间,然后他们走进了一个被月光照耀着的大厅。

“我以为你退休了。”工藤新一陈述。

“是啊,我厌倦了。”基德回应工藤新一,随后停下了步伐,背对着他。

“所以,你是要告诉我你在找什么东西了吗?”

基德把脸转向工藤新一,双手背放着。“然后,毁掉你的乐趣?”他笑着说,“我亲爱的名侦探,我不会想要把惊喜破坏掉的,虽然我会仁慈地给你一些线索。”他挥了挥手,手上便多出了一块他之前查看的黄色钻石,他把那块钻石放在月光之下,“月亮会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……?”工藤新一紧张地问。

“关于这个,我也不想破坏掉惊喜。我很确定你会弄清楚我是什么时候、怎么拿到它的,毕竟,你可是我最重要的评论家。”

工藤新一放松了下来,“你知道的,我应该逮捕你的。”

“我已经退休了。”基德把钻石抛了起来,当它开始掉落时便一把抓住它,“而且,在他们发现它不见了之前,它就会已经被放回去啦。之后无论是什么理由来偷它的小偷,可以测试一下自己的运气,然后你就可以去逮捕他啦。*”

“这不是你要找的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拿过来,我会和他们说是作为预演,我放了个假的进去。”

基德把钻石抛给工藤新一,他轻易地接住了。

“名侦探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“你也不是个很坏的人,小偷。”工藤新一回答,“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再化妆成兰了,这真的让我觉得很烦。”

基德咧嘴笑了:“可是这样捉弄你真的很有趣啊!”

说完,他的笑容慢慢消失。

他没有看工藤新一,而是抬头向上,透过天窗凝视着月亮。

“我不知道还能怎么接近你啊,我应该化妆成谁?毛利太老了,铃木园子太烦人,服部平次又在那么远的地方,毛利兰是唯一合适的了。”

“为什么你不以你自己的样子来?”

基德惊讶地看向工藤新一,嘴角露出一个浅笑——和工藤新一之前平时经常看到的基德的不可一世的笑、亦或是恶作剧时候的咧嘴笑完全不一样——他觉得这样的笑容看上去相当的寂寞。

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你就认不出我啦。”

“我会试着去认出来的。*”

那笑容蕴藏的悲伤很快地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即使是工藤新一也不能很好地认出是什么的情绪。

“好啦名侦探,我得走了,替我问候一下兰小姐!噢还有,你大概得找个时间带她来这儿,先前当你告诉她今晚她不能来的时候,她非常失望哦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——什么?”

基德那灿烂的笑容已经能够解释一切了。之后,他转过身,沿着门厅走了下去。

“不用那种浮夸的方式离开?”工藤新一问。

“我都说我已经退休啦。”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影里。


工藤新一站在一幅巨大的画作前,画上是一位身着白西装的魔术师。一个自称是怪盗的人出现并企图偷走钻石的那天,基德就是在看这幅画——工藤新一发现自己因此被这幅画吸引了。

毛利兰在房间的另一端,幸福地欣赏着博物馆收藏的画作。工藤新一非常确信毛利兰已经把这附近的每幅画都看过了,而他,却还没有从这位魔术师和他的鸽子面前挪动过步伐。


“看起来像真的呢,不是吗?”一个声音问他。他猛然把头转过那个方向,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站在那儿——那男孩有着一双蓝色的眼睛,褐色的头发乱糟糟的。

“什么……?”

“这幅画。”

“哦……没错,这幅画。”

“其实这幅画是复制品哦,我家有一幅真的。”

工藤新一扫了一眼画下的信息板——这幅画画的是著名魔术师黑羽盗一。

“你是黑羽的粉丝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男孩说。

工藤新一沉默地看了这幅画几分钟。

“画的很好。”最后,他说,“即使只是复制品。”

“你是艺术评论家吗?”

工藤新一突然想起了基德称道的“侦探只不过是对怪盗艺术吹毛求疵的评论家罢了”,他笑了笑,得出结论:“差不多吧。”

男孩大笑出来,工藤新一的答案很明显取悦了他。当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一个头发也乱糟糟的女孩过来找他了。

“快斗,要走了哦,爸爸和馆长的谈话结束了。”

“你先走吧,我等会儿跟上你。”男孩对她说,她点了点头便往房间外走去,男孩转回画前。

“其实这个是真的啦。”他轻声说。

“但是你刚刚说……”

黑羽快斗冲工藤新一扬起一个微笑。

“我不是在说那副画呀。”说完,他跟上了女孩的步伐。

“哦……”工藤新一看着他离开,“喔!”



工藤新一再也没有遇见过黑羽快斗。不过,他和一个确实是小偷而且有着化妆成毛利兰癖好的人遇见了。*



↑ 其实我没有搞懂最后一句的时态……所以最后一句完全不清楚是什么意思 哭唧唧

 @八方塞菓子

依然没有校对

今天突然看到的 一看到就超级喜欢 然而当时我没看到最后一句话(

评论(5)
热度(3)

© (* ॑꒳ ॑* )⋆* | Powered by LOFTER